当前位置:柴老师国际教育服务>时事热点>全球新冠疫情

    重磅!加州尸检报告揭开惊人事实:首例死亡提前20天,没去过中国

    2020年04月27日     作者:柴老师国际教育服务 阅读量:

     

    最新的报告公布之前,美国首例新冠患者死亡的时间被认为是2月29日华盛顿州报告的死亡病例。

     

    此前,美国境内公布的首例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出现在1月下旬,位于华盛顿州西雅图地区。

     

    而新的尸检报告则显示,早在2月6日当地就有人死于新冠肺炎。这比此前美国公布的首例死亡病例的时间提前了20多天。

     

    往前推导,新的数据表明了新冠病毒早在1月、甚至更早就已经开始在加州传播。

     

     

    先来回顾一下早在1月下旬美国报告的首例确诊病例。

     

    1月份的时候据西雅图时报报道,美国首例确诊的2019-nCoV患者是一名30多岁的独居男子。

     

    关于这名首例患者所追踪到的信息是,他曾在去年11月份抵达武汉旅游。然后在1月15日从西雅图入境美国,在航班上和入境时并未出现任何症状。

     

    1月19日,这名男子开始出现发烧和咳嗽的症状,于是马上求医,随后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而根据最新的尸检报告,在加州的圣克拉拉县,2月6日一位57岁的女性和2月17日一位69岁的男性分别在家中去世。

     

    据报道,这两名患者都没有出过国,没有去过冠状病毒的爆发地区。由此可推论他们属于社区感染,与最先爆发病毒的武汉并无直接关联。

     

    那么他们的感染源来自何处?加州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感染病毒的?


    这成为当下解锁美国疫情传播关键的疑问。

     

     图源:14news

     

    这两名患者的病毒感染是通过尸体解剖组织样本确认的,这些样本被送往美国疾控中心进行分析。

     

    据外媒报道,样本在3月中旬就被送到了疾控中心,但却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拿到调查结果,令人费解。

     

     

    新的尸检报告改写了美国疫情发展线(“首例”是此前数据)

     

    1月7日,中国确认新型冠状病毒;

    1月21日,华盛顿州确认美国“首例”确诊病例;

    2月6日,加州出现此前未报道的病毒相关死亡病例;

    2月17日,加州出现此前未报道的病毒相关死亡病例;

    2月26日,美国出现“首例”社区传播病例;

    2月29日,华盛顿州报道“首例”死亡病例。

     

    此前的“死亡首例”和“社区传播首例”将被新数据所取代,美国此次疫情史上的“首例确诊”也极可能被推翻。

     

     图源:14news

     

    圣克拉拉县的卫生主管萨拉·科迪(Sara Cody)博士表示,由于缺乏检测,而且联邦政府对检测对象的指导有限,所以早前没有发现这些病例。

     

    他表示:“如果我们能更早地进行广泛检测,我们就能记录这个县的传播轨迹。

     

    如果我们当时就知道有人已经因为新冠死亡,我们会比现在更早地采取行动。”

     

    萨拉·科迪:“这些死亡病例中的每一个都可能是未知规模的冰山一角。”

     

    可惜历史永远无法回头。

     

    截至最新数据,美国累计确诊已超过93万例,死亡病例超5万例。

     

    在加州尸检曝出新的“首例死亡”后,州长加文·纽森要求对去年12月以来的死者全面做尸检报告,以“帮助更深入地了解疫情是何时传入加州的”。 

     

    目前加州已累计确诊新冠病例超4.1万例,累计死亡人数超过1600例。

     

    加文·纽森,图源:TPM

     

    还在呈指数上涨的数据背后,美国疫情传播的真实路线正在一点一点地浮出水面。

     

     

     

    3月10号《纽约时报》发布过一篇重磅新闻:《病毒已经无处不在:我们如何把一手好牌拖烂的》。

     

     

    文中记述了一名美国“吹哨人”海伦博士(Helen Y. Chu)在美国疫情爆发之初所做的一系列努力,及在此期间不断受到的阻碍和压制。

     

    疫情爆发初期,美国政府错过了开展广泛测试的系列时机,也因此错过了控制疫情的绝佳时期。

     

    海伦博士是西雅图华裔医学博士、公共卫生学硕士,华盛顿大学医学委员会认证医师,华盛顿大学医学、过敏和传染病学助理教授,流行病学兼职助理教授。

     

    图源: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官网

     

    1月下旬,美国此前报告的第一例确诊新冠病例出现在她所在的地区。

     

    在这名“首例”出现后,首例是否感染了其他人,病毒是否已经潜伏在其他社区开始传播引起她的警觉。

     

    作为研究流感的本地传染科医生,她和同组的研究人员一直在收集该地区出现症状居民的鼻试子。

     

    检测试子

     

    如果对这些已收集到的流感样本进行测试,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地疫情的发展情况。

     

    然而现实却是,几乎她接触的所有官员都拒绝了她的提议。

     

    联邦和州官员表示,由于没有得到研究对象的明确许可,流感研究不能改变用途;海伦所在实验室也没有临床工作的认证。甚至州监管机构要求他们完全停止测试。

     

    伦理问题确实存在,但海伦博士和其他人认为,在可能造成更多生命损失的紧急情况下,他们当下面临的问题应该被赋予更大的灵活性。

     

    然而没有人重视他们想要验证流感样本中存在新冠病例的观点。

     

    CDC针对新冠病毒的检测试剂盒

     

    最初CDC筛选哪些人应该接受病毒检测时,标准规定只对那些有发烧和呼吸问题、以及从武汉疫区回来的人进行检测。

     

    由于标准十分严格,只有少数人进行了检测。一些海伦博士手头的可疑样本被当地卫生局及CDC照章办事的官员卡住。这些现实情况表明很可能有人被遗漏了。

     

    之后,随着新冠病例在美国不断出现,国家实验室里一片混乱。全美只有5个国家实验室能够测试病毒,华盛顿和纽约都不在其中。

     

    图源:纽约时报

     

    而海伦博士所在的实验室却由于资质受限,没有资格向自己的调查人员以外的任何人提供检测结果,而让实验室获批的过程即繁琐又漫长。

     

    海伦博士及她的同事多次试图让当局批准使用他们的流感研究,却一再被否决。

     

    海伦博士,图源:epi.washington.edu

     

    到了2月25日,海伦博士和她的同事们再也等不下去了。在没有政府批准的情况下,他们开始进行冠状病毒测试。

     

    结果证实了他们最担心的事情。

     

    他们很快从与美国首例冠状病例同地区的一名青少年(既没有旅行史、也没有接触过已知病例)那里得到阳性检测。

     

    据悉这名青少年本来被当做流感治疗,属于轻症患者,已经康复返校。在发现其检测呈阳性后,他被叫回家隔离,其所在学校也被临时封闭。

     

    新的病毒早就披着“流感”的外衣,悄悄在美国扎了根,

     

    而“吹哨人”的哨声却一再受阻。

     

     

     

    一再出现的问题试剂、被推迟的大范围检测、被阻拦的哨声、迟迟未出的尸检调查结果……

     

    将这些可疑事件串连成线,一个观点呼之欲出:

     

    美国或意图推迟疫情爆发的时间点,好甩锅中国?

     

     

    当美国疫情之初,特朗普丝毫没把新冠病毒当回事,称其最多就是“大型流感”,美国能防能控。

    3月9日的一条推文中,特朗普将新冠病毒与季节性流感作对比,说流感每年导致数万人死亡,但生活和经济继续发展,最后扔出一句“想想吧”。

    当世卫组织说新冠病毒死亡率约为3.4%时,特朗普说凭他的“直觉”不到1%。

     

    当美国疫情失控后,他开始甩锅:“中国病毒”,接着又甩锅世卫组织。

     

     

    而事实却是,随着越来越多检测得出的真实数据,美国疫情首例还在向前追溯。

     

    或许离特朗普再一次打脸也不远了。

     

    文章来源:

    北美留学生日报

    • 柴老师微信服务号 0-18国际教育一站式服务

    • 登仕廷微信订阅号 英国EYFS幼教体系输出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