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柴老师国际教育服务>时事热点>全球新冠疫情

    疫情期间印度童婚激增

    2020年09月01日     作者:柴老师国际教育服务 阅读量:

    在新德里——这通电话是在8月18日下午1点45分打来的,就在纳拉亚纳·苏克拉准备吃午饭的前一刻。

    他听到电话里有个女孩在抽泣。「请立刻救我,否则他们会杀了我,」这个12岁的女孩告诉他。

    「我妈妈强迫我结婚,但我想学习,」她恳求道,偷偷地用她19岁的丈夫的手机。

    作为印度儿童热线基金会(Childline India Foundation)的协调员,苏克拉知道他已经没有时间了。该基金会管理着一条政府支持处于困境中的儿童的全国求助热线。

    他打电话给相关的政府官员,并匆匆离开了他在奥里萨邦的办公室。

    女孩出生在贫困和文盲家庭,于8月12日结婚,还遭到丈夫的性侵。

    苏克拉先生走了近5个小时才到达了女孩在该地区,一个位于丹达帕迪的偏远村庄,这是她的公婆家。

    她当晚获救,随后被安置在一个由政府保护的避难所。苏克拉的家人没有表现出任何抗议行为,因为苏克拉有当地警察陪同。

    这是自今年3月20日以来苏卡拉不得不介入的,13起童婚案件的其中之一。他在接受《海峡时报》采访时表示:「自疫情带来的禁闭开始以来,童婚案件就变得越来越多。」

    新型冠状病毒的大流行导致印度各地童婚数量激增,许多艰难度日的家庭失业,进一步陷入贫困,所以不得不把女儿嫁出去,以减轻经济负担。

    一些地区报告了童婚意愿的增加,但还有一些类似案件,可能并没被上报。

    卡纳塔克邦弥苏鲁的地区儿童保护官员S.迪瓦卡博士说,他所管辖的地区在3月中旬到7月间报告了123起此类事件,而去年同期约为75起。

    在最近发生的案例中,有110例被当局拦截。3月25日,印度进入了全国范围的封锁,自6月初开始逐步放松封锁措施。

    他说:「在封锁期间,许多家庭都想把自己的女儿嫁出去,因为他们以为政府办公室不再办公,只有紧急服务还在运行。」

    迪瓦卡博士补充说:「现在,很多家庭都在清晨或午夜时分在寺庙举行婚礼,希望不会被发现。」

    一些家庭还利用经济衰退的理由,举办了低成本婚礼。

    泰米尔纳德邦的蒂鲁文纳默莱区也记录了童婚的增加。今年6月,该地区报告了35起此类事件,创下2017年1月以来的月度新高。

    今年4月至7月,蒂鲁文纳默莱记录了83起童婚案件,而去年同期为67起。

    该地区的社会福利官员克里斯蒂娜·T·多蒂(Christina T. Dorthy)博士告诉ST,当局已经阻止了所有83起案件。疫情为这些婚姻提供了庇护。

    她说:「这好像是一种被毯子掩盖的事情。政府发现的一些情况中,那些将举行的婚礼没有做任何安排,如没有潘达斯之类的装饰(一种织物遮蔽物),甚至都没有客人在场。

    印度儿童热线基金会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7月,该基金会的代表干预了14775起防止童婚的案件。

    尽管去年同期的干预措施有所增加,达到17,181起,但在今年非禁闭期的几个月里,防止童婚的案例比去年增加了约17%至21%。这包括6月和7月,这两个月的封锁逐步放松。

    由于学校自3月以来一直关闭,童婚的增加趋势愈发恶化。许多贫困家庭甚至依靠公立学校来实现童婚,然后获取学校提供的午餐。

    没有了这种维持生计的来源,各家各户现在被迫把儿子送出去工作,把女儿嫁出去。

    西孟加拉邦保护儿童权利委员会(WBCPCR)主席安娜雅·查克拉博蒂女士说:「每一个失学的女孩都有可能成为童婚新娘。贫困和失业的增加使这些女孩更加脆弱。」

    她补充说:「这就像是少了一张吃东西的嘴。」

    今年6月,WBCPCR设立了专门的「童婚求助热线」,以帮助那些被困在家里的女孩们,尤其是在5月20日登陆的飓风「阿姆潘」(Amphan)之后。「阿姆潘」的登陆给该地区带来了严重的破坏和死亡。

    截至8月19日,该热线已收到41起童婚报告,其中近90%已被有关部门制止。

    尽管取得了相当大的进步,但印度的童婚现象仍然极其普遍,世界上每三个童婚新娘中就有一个是印度的。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9年的数据,印度2.23亿未成年新娘中有102人是在15岁之前结婚的。

    2015-16年的最新政府数据显示,27%的印度女性在法定年龄18岁之前结婚,20%的印度男性在法定年龄21岁之前结婚。

    在马哈拉施特拉邦,由于甘蔗大丰收,于是对劳动力的需求,助长了童婚现象。

    「许多承包商为夫妻工人提供更好的待遇,」桑托什·欣德表示。他是一名儿童权利活动家,曾是马哈拉施特拉邦儿童权利保护委员会(State Commission for Protection of child rights)成员。

    在这片土地上工作8个月,工资费用大概是从15万到30万卢比(2785到5570新元)不等。

    许多贫困家庭利用这个机会,将自己的女儿和其他家庭的男孩在结婚后送去工作。

    他补充说,从3月到6月,该州报告的童婚未遂案件超过200起。

    然而,在当局的帮助下,近95%的此类工会得以避免。

    政府正在考虑提高女性合法结婚的最低年龄,使之与男性的21岁持平。

    萨尔蒂信托基金的管理受托人克里蒂·巴蒂博士对这一举措表示赞同,认为这将带来性别平等,但他表示,这不会减少童婚的案例。萨尔蒂信托基金t致力于防止和废除童婚。

    「人们都等不到女儿18岁后让她们结婚。他们为什么能等到21岁呢?」

    活动人士说,减少童婚需要更强有力的执法和进一步的意识,包括明白它对儿童的伤害。

    众所周知,童婚除了导致母亲和儿童营养不良外,还会带来家庭暴力甚至人口贩卖。

    WBCPCR的特别顾问苏德希纳·罗伊表示:「如果印度农村和半城市地带有一个正在成长的十几岁女孩仍在家中的话,人们仍会把她视为一颗定时炸弹。」

    她说:「人们都很害怕在家的女孩子,认为这是一种负担,只想以某种方式摆脱她。」她补充说,随着人们意识的提高,这种态度正在逐渐改变,童婚的报道也越来越多。

    除了这些婚姻中的孩子,比如故事开头提到的女孩,有关这些婚礼的信息经常被其他孩子和当地居民告知给当局和活动家们。

    《禁止童婚法案》规定了对「举行婚礼」以及「促进或允许举行婚礼的童婚」的惩罚,但立案的案件数量和定罪率仍然很低。

    根据2018年起全国范围内的最新犯罪数据,根据该法案,警方仅记录了501起案件。

    其中368个案件已送交审判,只有两个案件被定罪。

    在婚礼举行之前,政府也会采取宽松的措施。

    在这种情况下,家庭可以得到一份书面保证,声明他们不会再尝试童婚。为了确保这些孩子不会晚结婚,政府采取了后续照顾措施,但活动人士表示,尽管有了这样的监管,一些婚礼仍在更加保密的情况下举行。

    巴蒂博士说,即使是试图童婚的家庭也必须被起诉,以设威慑。

    只有社会活动家和警告当局的出现,童婚才会被阻止。

    如果有人因为企图谋杀或强奸而被登记在案,为什么不为将企图童婚也同样作为案件登记呢?

    文章来源:

    网络

    • 柴老师微信服务号 0-18国际教育一站式服务

    • 登仕廷微信订阅号 英国EYFS幼教体系输出合作